• 垌心网
垌心网>旅游>我在切尔诺贝利待了一天,手中的辐射警报器一直哔哔作响

我在切尔诺贝利待了一天,手中的辐射警报器一直哔哔作响

2019-10-20 18:27:58 来源:垌心网 浏览:4620

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世界新闻(识别码:环球新闻)

今年5月,hbo和sky联合制作并播出了迷你系列切尔诺贝利,引发了关于切尔诺贝利核灾难的全球讨论,也促进了切尔诺贝利禁区的旅游业。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体验已经关闭了30多年的人类禁区,我就是其中之一。

1986年4月切尔诺贝利事故后大约一周,前苏联政府将核电站周围30公里的半径指定为封闭区,该地区的所有居民都被疏散。核电站周围半径10公里的区域仍然是污染最严重的地方。三十三年过去了,经过多年的清理,切尔诺贝利禁区的平均辐射水平已经下降到安全水平,从八年前开始向游客开放。

●尽管4号反应堆覆盖着一个新的掩体,但这里的辐射水平仍然很高/作者

切尔诺贝利禁区由乌克兰政府管理,所有游客必须加入官方授权的旅游团。决定搬家后,我在一家声誉良好的旅行社网站上预订了一个约会。一日游的价格是99美元。旅行社也提供两天的限制区之旅和小规模的私人裁缝之旅,但是价格更贵。

注册时,每个人都需要填写身份信息,并且必须与护照上的信息完全相同。如果在当天的检查点检查中发现任何错误,将被拒绝。

●从基辅出发向北,旅游巴士将播放一部关于切尔诺贝利的纪录片/作者。

我到达基辅的那天,我收到了旅行社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提醒我第二天的旅行,通知我集合点,并写下一些预防措施,包括:我必须穿外套或长袖衬衫、裤子、靴子或运动鞋,禁止穿短裤、裙子和长袜。

第二天早上7: 30,我来到基辅中央火车站附近的集合地点,看到路边停着三辆小公共汽车。报到、检查身份、拿到打印好的电子机票和租用的辐射剂量计后,他上了第三辆车。

刚过8点,共有20名代表团成员乘公共汽车陆续到达。向南行驶了大约两个小时,来到了30公里限制区外的检查站。出乎意料的是,有许多车辆等着进入禁区。大约有20辆公共汽车、公共汽车和小汽车在外面排队等候。检查站两边都有出售纪念品、小吃和饮料的售货亭。他们还提供关于禁区的信息。书籍、明信片、t恤和冰箱磁铁都可以买到。

●展馆/作者在禁区检查站外出售纪念品

这时,我仔细看了看进入禁区的电子票。除了二维码、条形码和护照上的身份信息,还有乌克兰语和英语的小字体注释。

这可能是由于打印机中的墨水量很少,必须非常努力地识别内容:“禁区不是游乐园。尽管辐射水平已经显著下降,但它仍然是一个污染严重的地方。在旅途中遵守安全规则非常重要。这些规定旨在提高游客、工作人员和周围居民的安全。”

大多数具体的预防措施要么是旅行社发来的邮件,要么是船上的英语导游e先生口头提醒的。详情如下:

“不要表现得像在游乐园一样。这是核灾难发生的地方,仍然非常危险,所以要合理负责地行动。不要给安全设施拍照。警察、保安、检查站、闭路电视监控和实物保护系统都不是自拍的好地方。”

“不要触摸任何东西,不要坐在地上,尽量避免触摸任何可能被污染的表面。当你坐在地面或禁区的任何表面上时,这大大增加了污染的可能性。避免更多身体接触。访问期间禁止穿短裤、t恤、裙子和任何暴露身体的衣服。”

“不要从禁区拿走任何东西,这不仅对你的健康非常危险,而且是法律严格禁止的。不要在禁区的开阔空间吃东西或喝水。你可以在吃喝时吞下放射性尘埃。它会留在你体内。不要喝酒或吸毒,你必须保持清醒,并且能够在禁区内自由行动,无一例外。不要在指定区域以外的地方吸烟。吸烟经常导致火灾和垃圾。”

●禁区内的道路年久失修、破旧崎岖/作者

那天只有一台扫描仪正常工作,每个人别无选择,只能等一个小时。最后,在扫描了每个人的电子机票和护照后,小巴开始进入禁区。这时,导游建议我们打开辐射测量仪。我手中的仪器每小时测量0.11微西弗。一切正常,当它达到0.30的水平时,会发出“嘟嘟”的警报。

紫禁城里的道路破旧崎岖,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维修了,虽然树木繁茂,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觉得毫无生气。一些树的树干因为放射性污染而变红,令人震惊。当汽车驶到小路时,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设施——杜加远程监视雷达。

杜加远程监视雷达是前苏联在冷战期间建造的超视距雷达,是该国反弹道导弹远程监视和保护网络的一部分。这个设施的能量非常高。短波波段的信号高达10hz。世界许多地区的无线电广播和其他传输设备都可能受到它的干扰,引起许多抱怨。因此,它被称为“俄罗斯啄木鸟”。我们一到门口,一只狗就像受欢迎的客人一样跑过来,摇着尾巴带路。导游说这是一只保安人员拥有的狗。

今天住在这里的小狗们不会知道33年前的灾难后,政府强制疏散的命令不包括任何动物。所有被居民用作伴侣和家庭成员的宠物都必须留在原来的地方,并被命令在接下来几天内进入禁区的士兵射杀。

●冷战初期的杜加雷达信号类似啄木鸟/作家。

今天的duga雷达给人一种恍惚的幻觉,回到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这个曾经的军事秘密庞然大物的表面布满了铁锈。一些底座上涂有穿着防护服的卡通形象。两个核辐射标记放在附近,供游客拍照。

告别杜加拉达尔,长途汽车继续向北行驶,进入10公里限制区内kopachi村的一所幼儿园。在他们到达人群之前,每个人手中的测量仪器一个接一个地发出警报。这间平房里有几个房间,都被灰尘覆盖着。除了一些儿童床架和一些破家具外,地上到处都是书和废纸。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的一天,这里的居民被告知离开几天。没人想到这次旅行会是告别。

●科帕奇村幼儿园内部/作者

我们被告知只能在大楼里呆10分钟,在此期间,我们手中的测量仪器不停地嘟嘟响。我测得的最高辐射水平已经超过每小时3微西弗。导游再次提醒我不要触摸周围的植被,以免发生事故。

离开kopachi村,长途汽车驶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导游强调,这里不允许拍照,只允许在特定的小区域和特定的角度拍照。到处都有闭路电视摄像机。如果发现任何人有任何违法行为,旅游协会将受到处罚,并被严重取消参加旅游的资格。

我们来到4号反应堆。33年前这个反应堆的爆炸改变了周围地区的命运。同年,前苏联当局建造了一个名为“石棺”的混凝土掩体,以覆盖反应堆的碎片,防止有害的放射性物质泄漏。然而,这种匆忙建造的大型设备只能使用30年,10多年前就已经损坏和破裂。

●导游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前展示历史照片/作者

因此,许多国际组织出资建造了一座新石棺,耗资13.5亿英镑,更大、更安全。石棺由移动轨道移动到位,并覆盖旧石棺。今年7月10日,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正式揭幕了宽275米、高108米的半圆形掩体。据说新石棺预计将安全运行100年。

导游e先生给我们看了一些之前4号反应堆的照片,并重申只有新的石棺和救援纪念碑才能从这个角度拍摄。当每个人都和他们拍照时,我发现测量仪器上的辐射水平低至每小时0.78微西弗,最高时超过每小时0.9微西弗。

●餐厅入口处的辐射探测器/作者

接下来是午餐时间。我们来到附近一家专门接待游客的餐馆。这是一栋两层楼的建筑。男人和女人分别从一楼大厅的两侧进入。双方都有探测人体辐射水平的特殊设备。人们站起来后需要把手放在机器的两侧。如果设备没有特殊响应,这是正常的。然而,我发现事实上许多人并没有认真对待考试,而且很少有人监督它。

这家餐馆就像员工食堂。我们已经支付了190格里弗纳(约人民币54元),排队领取食物,每样食物包括土豆汤、沙拉、面包、馅饼和配菜,以及两杯饮料。食物不是特别美味。吃完饭后,每个人都把托盘放在传送带上,传送带直接通向洗衣间。

当我得到食物的时候,食物似乎很好?/作者

在流行的电子游戏《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中,英雄约翰·普莱斯上尉(john price)追逐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者,来到切尔诺贝利禁区的“鬼城”普里皮亚季,那里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我们在禁区一日游的亮点是参观普里皮亚季。

●普里皮亚季市“鬼城”标志/作者

普里皮亚季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只有3公里,这座城市建于20世纪70年代完全是因为核电站——这里的居民是核电站的工人及其家人。正如电视连续剧“切尔诺贝利”所显示的,“鬼城”的人们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被当局疏散,再也没有回家。这里的一切都和33年前一样。

普里皮亚季拥有160多座住宅建筑,总人口约5万,所有生活设施包括中小学、公园、游乐园、文化宫、超市、体育馆、游泳池、餐厅、咖啡馆等。由于核电站在当时的国家战略中占有非常高的地位,这里的居民也比乌克兰其他地方的居民享有更好的生活条件。正是这一点导致年轻的苏联人一个接一个地来到切尔诺贝利。

导游E先生带着每个人在普里皮亚季市来回走。许多年来一直野蛮生长的各种植物站在狭窄道路的交错之间。虽然心里很明白这里发生的事情非常令人遗憾和遗憾,还是忍不住有一种冒险的感觉。我们走过医院、学校和河港,发现一些建筑显然破旧而危险。导游告诉每个人,这也是游客很少被允许进入建筑内部的原因。

●普里皮亚季市中心广场文化宫/作者

我们在普里皮亚季中心广场的文化宫附近看到了一家大型超市。超市的外墙早已消失,内部被摧毁。对比我脑海中的历史图像,我很难想象当年当地居民离开时生活在良好条件下的心情——因为他们不知道辐射的存在,事故当天在城市里举行了几次婚礼,疏散前的孩子们也喜欢在广场和公园里玩耍。

●摩天轮/作者吸引众多网络明星前来打卡

普里皮亚季新建的游乐园原定于1986年5月1日正式开放,以庆祝5月1日国际劳动节。4月26日的核事故意味着该计划不得不取消。在疏散行动开始前,游乐园只为当地居民提供了短暂的服务。游乐园的设施现在看起来像一堆废金属。只有摩天轮看起来更好。

●那个时候开放的游乐园现在变成了一堆废金属/作家。

最后,我们被允许进入一栋住宅楼。虽然只有10分钟,但短暂的经历令人震惊。这些是普里皮亚季的普通人家,有卧室、客厅、厨房和浴室。一切都应该正常。事故发生前住在这里的人们过着满意的生活,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改变了一切。现在,所有的房间都在很大程度上被毁坏了,墙纸被撕掉了,只留下一些废弃的旧家具,静静地散发着霉味,仿佛在唱着历史的悲歌。

●普里皮亚季住宅建筑的内部景观/作者

在回基辅的大巴上,我和导游e先生谈了很多,他来自乌克兰南部哥萨克人的出生地扎波罗格,从小就对切尔诺贝利感兴趣。他出生于1986年。核事故发生时,他的母亲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当时医生建议许多孕妇堕胎,因为担心对胎儿的影响,他和他的妻子都很幸运地出生了。他最近几个月才加入这家旅游公司,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介绍切尔诺贝利。

E先生认为切尔诺贝利问题今天仍然很重要,因为这是人类在核领域学到的第一个主要教训。它暴露了苏联体制中的许多问题,并警告人们不要把这些事情当作小事。

对乌克兰来说,切尔诺贝利的意义不再局限于e先生所说的话。今年7月,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在切尔诺贝利新“石棺”揭幕仪式上宣布,他已下令在禁区发展旅游业,使其成为官方旅游目的地。

“我们必须振兴这片属于乌克兰的土地,”泽兰斯基说。“切尔诺贝利一直是乌克兰对外形象的污点。是时候改变了。”

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

现在,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

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