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垌心网
垌心网>科技>任正非接受《财富》杂志采访:出售5G技术许可对华为有利

任正非接受《财富》杂志采访:出售5G技术许可对华为有利

2019-11-23 15:32:23 来源:垌心网 浏览:118

(观察家网络新闻)

10月10日,华为语音论坛在9月19日向《财富》杂志发布了华为创始人任郑飞的采访记录。其中,任郑飞对华为毫无保留地向美国公司许可整个5g技术的决定做出了回应。任郑飞表示,这件事对华为有利。“一方面,它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它增加了竞争对手。如果竞争对手不强大,华为也将衰落。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持完全开放的态度。”

1.《财富》首席执行官艾伦·默里:非常感谢你今天抽出时间与我们交流。我的主要问题与你拍的一架糟糕的飞机有关。请问这张地图是否反映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短期挫折,还是我们正在走向某种形式的脱钩,这将对全球经济和技术的运作方式产生重大影响?

任郑飞:与这张照片的类比没有太多深刻的意义。我们只是觉得在许多地方,我们在满足美国实体名单禁令的过程中受伤了。如果这些“洞”不修理,“飞机”可能不会安全着陆。然而,我们始终坚定地支持全球化,我们永远不会忘记继续走全球化的道路,仅仅因为我们如此全神贯注于“飞机”。我们仍在等待美国商务部的批准,美国制造商将恢复对我们的供应。

但是这一次持续的时间越长,对美国越不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国家,美国科技公司需要全球市场。如果美国和世界之间存在技术脱钩,人为地缩小数字鸿沟将对美国先进公司造成打击。例如,微软这样的先进公司,其窗口和办公室实际上在全球市场上处于垄断地位,如果美国政府不允许微软产品在某些市场上使用,新的替代品就会出现在这些市场上。当替代产品出现时,先进公司的市场份额被大大削弱。当它退出市场时,它把市场空白区让给了新成长的公司。当没有石头压草时,草生长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乐。因此,落后国家应该想退出全球化。发达国家退出全球化并放弃一些市场是不明智的。因此,我坚决支持全球化。当美国政府改变其不正确的观点时,“修补飞机”的速度将会减慢,或者我们将弥补不飞行,以维护美国伙伴的利益。

艾伦·默里:另一种情况呢?如果华为仍然在“实体名单”上,那么美国公司就不能卖给华为。从短期来看,这显然会给华为带来损失。如果从长远来看,比如说五年或十年,这会给华为带来什么影响?

任郑飞:短期内不会有太大影响。从5g到美国最担心的核心网络产业,我们不再需要美国零件。只有最终产品的生态系统会产生影响,但我们相信这种影响将在两到三年内完全消除。

艾伦·默里:通过建立华为自己的生态系统来消除影响?

任·郑飞:是的。

艾伦·默里:从长远来看,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吗?

任郑飞:从公司的长期发展来看,这可能是一件好事。然而,华为的规模越来越大,它的命运越来越不由自己掌控,这让它感到不安。我们坚决支持全球化,但我们如何生存?因此,我们最好能建立自己的生态生存,同时不排除利用他人的生态,支持他人的生态。我们与有关公司有协议,只要条件允许,我们将坚持下去。

全球化是美国提出的,但美国正在打破全球化的规则。我一直支持美国,并一直在打击我们公司内部的情感冲动。最近,我发布了另一份支持内部服务流程的文件。信息技术部门用“美国砖”、“欧洲砖”和“日本砖”建造了一座“长城”。他们已经尽一切可能阻止内部员工在it服务方面进行大胆创新,并创建自己的内部管理it平台。这不仅是一个高成本,而且是一个大阻力。

3.艾伦·默里:两天前,你提出了一个非常不寻常的建议,华为愿意将其技术授权给美国公司。据我所知,华为在其历史上从未这样做过。华为此举是为了缓解安全担忧。在你伸出橄榄枝后,有美国公司联系过你吗?你认为美国公司将来会联系你吗?

任·郑飞:首先,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相信,美国、欧洲、中国、日本和韩国已经建立了一个平衡的技术生态系统。当然,这是指技术生态系统,不同于谷歌的生态系统。因为人工智能的时代即将到来,美国的FTTH建设落后了。如果5g网络也落后,美国人工智能可能会失去其领先优势。

首先,我们愿意遵循国际惯例——弗兰德原则,以公平和非歧视的方式向美国公司授予5g专利。

第二,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络规划和网络优化、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完全且毫无保留地专门授权给美国公司,因此美国、欧洲和中国公司同时开始,并继续在新技术上竞争。

第三,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或“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如果我们需要5g芯片技术,我们也可以转让许可证。

这件事对华为有利。一方面,它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它增加了竞争对手。如果竞争对手不强大,华为也将衰落。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持完全开放的态度。我们相信,未来信息社会的市场将非常广阔,许多大公司和数千万小公司将有更多的服务和竞争空间。当我们公司在许多领域主宰世界时,它离死亡不远了。

艾伦·默里:“如果你在许多领域主宰世界,你离死亡不远了。”你为什么这么说?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任郑飞:历史一直是这样的。一个王朝往往会繁荣和衰落,因为许多国家都想包围它。另一个例子是美国的菲利普斯(Phillips),他赢得了几次世界锦标赛,但却没有赢得,因为全世界的目标都是如何击败他的游泳风格,他又如何保持这种风格?事实上,在特朗普攻击我们之前,我们公司已经接近这种情况。

艾伦·默里:那么特朗普帮助了华为?

任郑飞:是的,他是我们改革背后的力量。首先,由于华为技术先进,合同容易获得,前沿国家代表处无需太多努力就能轻松解决问题。得到合同后,公司将变得清闲,并可能腐败,因此公司将会摇摇欲坠。其次,我们的组织越来越大,办公环境也越来越好。如果你点击键盘并输出几个过程,你就会得到钱。谁愿意在艰苦的地区和国家工作?杜塞尔多夫的收入没有增加多少,但地区部门的人数增加了数倍。特朗普攻击我们时,我们真的感到了生存的威胁,如果我们不努力工作,我们就会离开,高级干部也会离开,如果我们不努力工作,他们就会被撤职。你看,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变得年轻了,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

4.艾伦·默里:回到华为的技术许可问题,你和一些美国公司讨论过这个问题吗?

任郑飞:对于这样一个重大问题,不会有这么简单的共识,也不会这么匆忙。美国的许多精英都在问如何处理这件事。

艾伦·默里:当你提到这个提议时,我想你一定有一个特定的候选公司。会是哪家公司?

任郑飞:首先,公司应该很大。如果在购买这项技术的许可后,它不能形成一个大的市场空间,那么它就不具有成本效益。

第二,我们没有市场划分。它不仅在美国市场销售,也可以在除火星、月球和太阳以外的任何地方销售,包括中国。我们之间竞争激烈。

第三,公司应该有一些通信技术的基本积累,这与华为的行业很接近。它可以根据我们提供的技术方案修改源代码和源代码,使其完全独立于我们提供的原始系统。华为不会知道它未来使用的技术,因此解决了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在它完成技术修订之前,我们将透明地告诉它华为的技术进步,以确保它跟上华为的进步。当它修改技术时,我们不确定它使用了什么技术。从那时起,我们将继续保持十年,并单方面告诉它我们对改进的想法。

我们真诚希望获得技术许可,我们不会留下任何秘密。我们对被许可方公开透明。不是我们愚蠢,而是我们让华为的19万员工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没有人敢睡懒觉。

艾伦·默里:你的提议是史无前例的。我从事商业报道已经有40年了,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人想出这样的主意。有些人认为这个想法很疯狂,所以他们回头质疑你这样做的诚意。

任郑飞:现在,我有权敦促华为取得进展。将来,我会把这条鞭子交给美国公司。美国公司已经成为强大的竞争对手,迫使我们19万人在可怕的努力下前进。

5.《财富》亚洲版执行编辑克雷钱德勒:刚才问你华为是否已经授权5g技术,你是否有任何特定的公司,你给出了一些条件。哪些公司能够满足这些条件?你能说出几个值得成为华为合作伙伴的公司或个人吗?

任·郑飞:我不能说出任何公司的名字。我认为这是一种冒犯。但我相信美国肯定有如此雄心勃勃的公司想要主宰世界。媒体猜测不是我的责任。

艾伦·默里:如果美国公司对这个极其罕见的交易提案感兴趣,他们应该打电话给谁?

任郑飞:任何打电话给华为的人都可以去公司最高的“总部”,联系公共关系部或我的电子邮件。

艾伦·默里:我们能把你的电子邮件地址写在我们发表的文章里吗?

任·郑飞:没问题。

艾伦·默里:好的,我会把它放进去看看会发生什么。

任·郑飞:我支持。

6.克莱·钱德勒:这样的交易会有一些复杂的监管问题吗?你有没有考虑过政府会反对这笔交易还是有所保留?你收到美国的反馈了吗?

任正非:没有。一些美国政界人士问及此事,但中国政府不应该需要批准,因为这是一笔商业交易。我们并没有完全出售我们的技术,但是我们允许美国公司在此基础上增加6克,美国公司也在此基础上增加6克以和平竞争。

美国政府也不需要批准。由于5g基站是一个完全透明的系统,当分组没有被直接打开和传输时,安全问题在于核心网络。核心网络是以软件为中心的,美国的许多公司都可以制造核心网络。如果我们需要我们的核心网络,核心网络技术也可以出售,就像我刚才说的,包括芯片技术也可以出售。因此,我们已经非常透明了。美国公司可以在获得技术后进行修改,建立独立的安全系统,并与我们脱钩,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它是如何修改的。

未来是一个基于冯·诺依曼框架的人工智能社会,这是一位伟大的美国科学家在1946年提出的。这种架构是超级计算机和超级存储器,美国是这两种技术的世界领导者。但是,超级数据中心和超级存储之间必须有超速连接。如果不选择最好的5g来代替它,许多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就无法广泛应用,美国可能会落后。在美国落后之后,它会找到一个好的制造商来战斗。我们可能会第二次被击中。与其这样,不如协助美国解决超速连接的问题,以免将来再次受到打击。因此,我们与美国公司处于同一起点。我们宁愿让美国公司跑得更快,如果我们跑得更慢,我们会取得稳步的成功。

克莱·钱德勒:华为的提议现在仅限于美国公司吗?你不会考虑那些感兴趣的欧洲、日本和韩国公司,对吗?

任郑飞:欧洲不需要有自己的公司。美国市场足够大。

艾伦·默里:思科还好吗?

任·郑飞:不管怎样。我们为什么要真诚地提出来?因为在未来的许多技术方向上,美国仍然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我将讲几个故事。

德国已经确定该国的电信标准是isdn,只有64k。当德国公司在德国市场饱和后走向世界时,他们发现世界已经改变,不再需要isdn。当然,今天它成为gpon,并且家庭获得至少1g或10g支持。所以德国公司倒闭了。为了防止其他制造商进入日本,日本颠倒了上行和下行频率标准,并将下行频率改为上行频率。当日本市场饱和时,它走向国际市场,发现国际市场不接受它,这导致了日本公司的倒闭。

北美三大设备供应商朗讯、北电和摩托罗拉迫使世界接受cdma,其次是wimax,他们认为WiMAX非常好。Wimax是由计算机公司设计的,在局域网中表现出色,但它没有考虑全球性问题。他们正试图通过wifi从内到外建立一个全球网络。欧洲公司和中国公司正沿着wcdma的道路,从外向内斗争。不幸的是,美国公司自下而上走错了方向,使得wcdma赢得了全球通信网络。美国公司将不复存在,剩下中国公司和欧洲公司。因此,美国公司的死亡不是华为崛起的错。

再举一个例子,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是世界上最电子化的国家。他们有钱,几乎买下了整个美国。20世纪90年代,美国规模使用数字电路,与日本模拟电路相比,运算放大器的产量更高,因为运算放大器要求严格的线性度,产量只有5%左右。美国数字电路被用来设计产品。芯片的成功率超过33%,美国已经重振了电子行业。当然,今天的芯片产量超过99%。当一个企业不放弃它的传统,它可能会失败。

回到华为,如果华为在各方面都很强大,我们的领导人会变得固执和僵化吗?美国也有可能像美国一样,不假思索地得出结论。美国会袭击它想袭击的任何国家,并且在袭击后会找到证据。我很担心华为公司的下一代领导人会被胜利冲昏头脑,所以我宁愿在美国培养几个强大的竞争对手,用鞭子打倒一代领导人,也不愿打败我。

既然我已经讲完了,人们不认为我的想法很神秘。事实上,我的想法得到了华为高层领导的一致认可,而不是我在采访中胡说八道。

艾伦·默里:你能先告诉我们你什么时候找到美国许可合作伙伴吗?

任·郑飞:我不敢说我们必须先签署保密协议,然后才能谈判。谈判成功了,所有的消息都公布了。很难说谁先来,谁后来。

克雷·钱德勒:让我问你一个和今天新闻有关的问题。华为将于今晚8点在慕尼黑发布mate 30系列手机。现在对此事有很多猜测,因为谷歌的gmail、地图、应用商店和其他应用程序可能不可用,所以很多人都在猜测华为是否会在欧洲市场销售新手机。有人说,即使谷歌不能被使用,华为仍将把它推向市场出售,并观察市场的反应。然而,一些人认为,如果欧洲消费者不能使用这些常用软件,购买如此昂贵的手机是没有意义的。那么华为现在要做什么?你会在欧洲销售新手机吗?

任郑飞:我们不能对海外终端市场的未来做出明确的判断。然而,我们的手机有许多独特的优势,不仅依靠谷歌的生态。如果你不能拥有谷歌地图,每个国家都有地图经销商,我们可以加载这些国家地图经销商的地图供使用。

我们坚持认为,即使海外市场可能萎缩或下降,码头的海外销售也不会动摇。我们还将尝试市场将如何反应。

8.克莱·钱德勒:我想问一个关于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问题。在未来两到三年内,你有多大信心将鸿蒙打造成一个与苹果相当的操作系统?还是需要更长时间?

任郑飞:不应该花两到三年的时间。作为一个领导者,我应该在我的演讲中保持保守,不要把人们逼得太紧,但是对他们来说,这不会花太长时间。

艾伦·默里:但是华为的优势一直是硬件,而不是软件?

任郑飞:是的,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在软件方面的落后。我们在大型软件架构中有缺点,但是我们在嵌入式软件(嵌入软件的硬件系统)中是最强大的。我们很难将现有的软件能力转变为大型操作系统,但我们有信心。这种自信不仅仅是空谈,实际上是一些准备。

然而,我们仍然希望世界不会分裂,仍然能够使用谷歌的操作系统。因此,我们仍然坚持与谷歌的友好合作,并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批准。

艾伦·默里:你认为你什么时候能获准使用谷歌的完整软件?

任·郑飞:我们还不知道情况。你可以问美国政府。

9.克莱·钱德勒:在过去的一年里,华为和贸易问题被搞混了。部分原因是美国总统故意这样做的。他说,我们应该一起达成协议,华为可以成为贸易协议的一部分。你对此有什么看法?你认为这对华为有帮助吗?还是你宁愿完全分开处理这两个问题,然后分开讨论?

任郑飞:因为我们不在美国销售,中美贸易谈判与华为无关。华为只想购买美国电子芯片和组件。如果美国政府拒绝出售它们,美国公司将受到影响,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如果你有时间看看我们的生产线,它完全正常运行。然而,一些美国公司将因此每年损失数十亿或数十亿份订单,影响仍然相对较大。因此,美国政府对实体名单审批的自由化有利于美国公司。

艾伦·默里:他们是哪家公司?华为最大的供应商是哪家?我们知道谷歌和高通。向华为销售设备的主要公司有哪些?

任郑飞:现在媒体报道说,美国商务部已经收到130多份申请,希望能继续向我们提供。

10.艾伦·默里:你之前说过,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在短期内不会给华为带来太大伤害。但是如果你不能使用谷歌的产品,你在欧洲的终端销售会受到影响吗?

任郑飞:这将减少超过1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这对我们没有多大影响。

艾伦·默里:我们期待报道华为在5g技术转让方面的新合作伙伴。

任郑飞:我希望你经常来我们公司,知道我们公司还活着。

艾伦·默里:我们仍然对华为的生存相对有信心。

任·郑飞:我们对自己很有信心。然而,我们不希望全球化因为我们与美国的冲突而分裂。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k10赛车 内蒙古快3 江苏快3 时时彩信誉平台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