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垌心网
垌心网>财经>朱文臣药业帝国崩塌 辅仁药业频被列为被执行人 17亿巨款“神

朱文臣药业帝国崩塌 辅仁药业频被列为被执行人 17亿巨款“神

2019-11-08 13:18:13 来源:垌心网 浏览:4356

一百亿元财富的神话现在陷入了债务危机。今年6000万元的股息完全暴露了傅仁的“内裤”。

据天空调查数据显示,9月25日,知名制药公司富仁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被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执行人,执行目标为28886800.0。一天前的9月24日,它也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目标为29347216.0。

时间被推迟到今年7月。2019年7月20日,富仁制药突然违背了分红承诺。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中,富仁药业还披露,其拥有18.16亿货币资金,但目前无法支付6000万股息。经上海证券交易所连续查询,披露账面现金总额仅为1.27亿元,其中1.23亿元是有限的,实际可分配金额只有300多万元。根据后来披露的半年度报告数据,该公司的货币基金只有1.34亿英镑。

富仁制药当时宣布,由于资金安排,公司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现金股利的转移,无法按原计划派发现金股利。原始权益分配记录日期、除息(利息)日期和现金股利分配日期相应取消。8月30日晚发布的半年度报告和“其他风险警告”的宣布揭开了这个谜团。据半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1月,圣富仁及其控股股东富仁集团及其关联方进行了多次借款,共借款4.83亿元,借款23.03亿元。

根据公告,截至8月底,st furen仍有16.36亿元的控股股东及关联方贷款余额,1.4亿元的连带责任担保和6202万元的担保余额。此外,数据显示,其他应收款较2018年增长104.28.7%。

此次分红“雷声大爆炸”事件在市场上引起了巨大轰动,也导致市场和监管机构质疑富仁制药的业绩及其年报的真实性。这笔18亿元的巨额货币资金是真的吗?它将走向何方?随着美国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迅速提交调查报告,这个盖子很快就会被揭开。9月29日,富仁制药宣布,2019年7月26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截至本公告发布之日,中国证监会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根据近几年的财务业绩,富仁制药公司的财务数据呈现“双高存贷款”的特点。2017年至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货币资金期末余额分别为12.89亿元、16.56亿元和18.16亿元。虽然该公司的货币资金余额相对较高,但其计息负债并不低。其中,相应的短期贷款分别为20.3亿元、24.89亿元和25.2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5.3亿元、4.73亿元和5.73亿元;长期贷款分别为4.53亿元、4.45亿元和4.93亿元。

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富仁制药扣除限制性资金后现金超过13亿元,但短期债务超过29亿元,这可能表明公司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如何看待双高存贷款比率?双高存贷款一般意味着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和计息负债同时处于较高水平。一方面,投资者很容易质疑利息支出和收入;另一方面,这类企业在货币基金/短期计息负债指数方面可能表现更好。如果对背后的货币基金组织有疑问,投资者可能会误判企业的短期偿债能力。因此,我们应该关注存贷款双高现象,并认真识别。富仁药业指数的异常也应该足以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力。

河南医药帝国成立20年

在陆毅,朱陈文的名字广为人知。朱陈文的商业之旅始于1993年。今年,他创办了河南三味药业有限公司;两年后,朱陈文开始组建河南富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即富仁集团);1997年,富仁集团正式注册成立。

2001年,富仁合并河南焦作怀庆堂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河南富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这次合并不仅使傅仁有了冻干粉针剂和水针剂两种西药,也使傅仁有了西药生产资格。同年,中国白酒行业开始大规模复苏,河南老牌白酒企业宋河的年销售收入从辉煌时期的6亿元下降到不足1.5亿元。当时,是朱陈文在河南省鹿邑县成立辅仁集团的第四年。次年9月,36岁的朱陈文成为宋河酒业的新老板。他通过举债、注资和购买股份,收购了宋河葡萄酒公司85%的股份。

富仁集团的主要业务是中西医药产品。收购宋河酒业后,朱陈文因卖药卖酒而广受赞誉,这是企业多元化的开端。2006年,宋河酒业销售额达到成立以来的最高峰,达到6.8亿元。2009年,前三季度全年20亿元的销售目标提前完成。

此后,朱陈文通过“买买买”收购了多家河南本土制药公司,并于2006年通过借壳st民丰成功登陆a股市场,为富仁制药打造了上市平台。2017年,通过以每股16.5元外加3.91亿元的价格发行449.5646亿股(相当于74.18亿元)的“左手”上市平台富仁制药(Fu Ren Pharmaceutical),投资78.09亿元吸收并合并“右手”制药集团,实现了其将河南所有雄心勃勃的制药企业纳入上市行业富仁制药的夙愿。这一事件也成为2017年a股市场上最大的药品企业合并。

核心资产宋河酒业陷阱

据《国家商报》报道,宋河的酒业比傅仁的酒业“爆炸式发展”。据《国家商报》记者对宋河酒业公司员工的采访,宋河酒业公司近年来并没有取得好的成绩。这不是中国第一次拖欠工资和养老保险。记者还注意到,在新浪微博上,许多自称来自宋河葡萄酒公司的员工表示,该酒厂拖欠了款项。

2013年后,宋河酒业的业绩经历了大幅波动。当年的公开报告显示,收入达到22.5亿元,2014年收入下降近10亿元。近年来,宋河酒业经常被用作抵押品,为朱陈文及其控股的富仁集团提供稳定的融资渠道。媒体统计显示,在过去的五年里,朱陈文和富仁集团通过宋河酒业筹集了约16亿元。

大规模并购的副作用出现了

众所周知,制造创新药物是一个投资高、周期长的项目。5年以上的研发时间往往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这就要求医药企业要有强大的资本实力来抵御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2017年,该公司以78.09亿的交易价格重启了医药集团的重组,在医药并购行业被称为“蛇吞象”。此后,富仁药业试图筹集26亿匹配资金,但以失败告终。流动性紧张的迹象开始显现。

进入2019年,很难掩盖傅仁资金的黑洞。今年,6000万元的股息无法按时支付,引起投资者的担忧。自6月份以来,富仁制药已经集中发布了多达18项冻结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涉及债权人或至少7个省市。8月19日,富仁制药宣布公司、其子公司和太阳公司部分债务逾期,本息总额为7.76亿元。

首富朱陈文成为老莱

可以肯定的是,曾经是河南首富、富仁药业董事长的朱陈文,现在正面临债务等诸多困难,甚至因为私人贷款纠纷而成为“老赖”。

公共信息显示,自2019年5月以来,富仁药业已被强制执行五次,朱陈文本人因未能付清欠款而被强制执行九次。此外,2019年6月1日至7月20日期间,富仁制药发布了多达14份股票质押和冻结公告。

现在,富豪榜的年度发布日期又临近了,前首富朱陈文对排名产生了怀疑。在这些年河南富豪榜的前五名中,似乎只有朱陈文和他的助手过得不好。朱陈文曾经是河南最富有的人,但现在他成了“第一个失败者”。他的两家公司都有麻烦了。现在随着“分红”事件的发生和调查的展开,我相信答案很快就会给出。

资料来源:贺勋股票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新疆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1分6合彩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