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垌心网
垌心网>时事>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为何会有那么多香港老辈人,站出来指骂暴徒?

2019-10-30 11:52:07 来源:垌心网 浏览:4215

电影《时间之神》于2010年上映。它以港英社会为基础,揭示了港英当局的真正作用。

导演兼编剧罗启锐曾经说过,正是香港青年充满困惑和消极能量的现状促使他拍这部电影,希望能唤起香港老一辈人为生活而奋斗的信念。

这篇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有理由有面子”(身份证:身份证:gh_a1ef6a4e04ab)。原文首次发布于2019年10月7日。题目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香港老人站出来批评暴徒?”并不代表了望智库的观点。

最近几个月,香港的暴力事件呈上升趋势。暴徒们除了机械地呼吁“民主”、“自由”和“人权”之外,还经常举着英国国旗走上街头。在港英时代,脸书、推特和连登论坛都贴满了美化香港社会的相关帖子。

然而,不幸的是,这些被洗脑的香港年轻人不会去证明这一点。他们从未经历过那个殖民时期。只要你回顾历史,倾听老一代人的心声,你就会知道他们现在是多么无知和天真,他们对民主自由的叫嚣是多么讽刺。

老一辈香港人经历过英国的殖民统治。他们的苦难远非这些别有用心的动机。反对党无耻的政客不会告诉这些年轻人香港和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老一辈的香港人清楚记得殖民地时代。因此,他们对暴徒的行为感到愤怒、悲伤和失望。除了责骂,它们更像是叹息...

今天,我们代表老一代香港人向这些年轻人讲述港英政府统治100多年的历史。

在香港殖民地时期,英国统治者不关心香港的发展和香港人的生活。大多数香港人连“民主”和“人权”的“边缘”都摸不到。这28名州长是由英国任命的。中国人已经很久没有参与政治权力了。立法会议员都不是由普通人选举产生的。作为港英政府的所谓“民主功能”机构,行政会议和立法会议提出的建议并不构成对总督的任何法律限制。

在港英时代,香港人甚至没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即使他们是英国国民,他们仍然是持有“特别护照”的二等公民,不能享有英国国民的权利。

殖民主义早期,英国也颁布了歧视中国人的法律。港英政府对中国人实施宵禁,并对他们进行搜身。

在教育方面,香港直到1971年才实行免费初等教育,直到1978年才推行九年义务教育。1971年,只有小学教育的中国人占49.6%,只有大学教育的中国人占1.6%。虽然1981年受过大学教育的学生比例上升到2.7%,但与同期英国15%的大学生比例相差甚远。

在劳工方面,香港人未能享有平等的经济权利。在20世纪60年代,超过170,000名工人每周工作超过65小时。其中10,000多人每周工作105小时。3000多名10至14岁的儿童也在工作,占工人总数的6.9%,非法雇用的童工人数甚至更多。此外,香港本地雇员的薪酬与外地雇员不同。即使他们不停止工作,香港的普通市民仍然生活在极度困苦之中。

最重要的是,港英政府从未停止压制香港市民。1967年5月至8月,香港市民对英国殖民政府展开了无休止的斗争,从最初的罢工和示威到大规模示威。

由当年四月开始,位于九龙新蒲岗太友街的新蒲岗塑胶花厂发生劳工罢工。五月份,新蒲岗塑料花厂的劳资纠纷开始升级。冲突加剧,工人与警察对峙,随后是更大的冲突。

当局认为情况很严重。根据《紧急规例条例》,港英政府跳过立法局(现立法局)发布多项紧急法令,包括禁止示威和抗议、禁止“非法广播”和张贴“煽动性传单”。任何超过三人的集会都可能被指控犯有“非法集会”罪。

当时,为了扩大警力,使他们能够更快地逮捕、搜查、关闭场所和起诉,港英政府在1967年抗议期间根据《紧急状态法》(Emergency Law)发布了五项紧急状态法令:“防止煽动言论的紧急状态条例”、“防止煽动口号的紧急状态条例”、“防止恐吓的紧急状态条例”、“九项紧急状态法令”和“1967年紧急状态(主要)规则第40条修正案”(可概括为警察无需搜查令即可直接搜查)。

最终,在港英政府的血腥镇压下,51人丧生,800多人受伤。

现在,我们都看到暴徒的各种行为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程度。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警方仍保持克制。即使引用《紧急状态规例条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仍然强调,《紧急状态法》的适用并不表示香港已进入紧急状态。政府没有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掩蔽禁令法》的颁布旨在保护公共安全,希望它能遏制暴徒的非法暴力行为,并帮助警方执法。

然而,就这样,暴徒们仍然举着英国国旗高喊“禁止戴口罩的法律使香港成为一个极权国家”。行政长官已经很清楚,这项规例是为了制止暴力和控制混乱。然而,当时的港英政府只把《紧急状态条例》作为血腥镇压的借口和掩护。

讽刺的是,上届总督彭定康竟然有脸指责香港政府在过去两天通过《紧急规例条例》。这是多么无耻和可笑!

今天,香港的情况已经非常困难了!如果再次援引《紧急状态法》来制定相关条例,甚至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必须是最后的手段。

然而,是否使用紧急状态法完全取决于这些狂乱的暴徒迫使局势发展到他们会做出选择的地步。

更令我担心的是,即使反暴力制度出了问题,数十年后,这批年轻人将来也会成为香港的老人。有人会站出来批评年轻人的无知吗?

我们都应该考虑一下...

在本文中,除了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都来自网络上的开放频道,无法识别。如果有任何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共号码。

首席执行官:苏惠芝

制片人:夏宇

编辑:李一波,戴丽丽

编辑部:李浩然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