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垌心网
垌心网>国际>狂言50年要拿30个诺奖的日本,如今怎么样了?

狂言50年要拿30个诺奖的日本,如今怎么样了?

2019-10-17 08:01:29 来源:垌心网 浏览:4998

2019年10月9日,日本化学家吉野昭夫(akira yoshino)与美国科学家约翰·b·古德托(John b . good tower)和英国科学奖m·斯坦利·惠廷翰(m. stanley whittingham)因其对锂离子电池的发明和应用做出的杰出贡献而获得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秋叶吉野成为日本第2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2001年3月,日本政府发布了《第二个科学技术基本计划》,雄心勃勃地宣布日本将“在50年内获得30项诺贝尔奖”。

这项基本科技计划发布后,引起了很大争议。外国主流媒体以“日本政府发表过激言论:50年内将获得30项诺贝尔奖”为题,对日本的诺贝尔奖计划表示怀疑。

即使在日本,该计划也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日本的公众舆论压倒性地认为“50年内获得30个诺贝尔奖”是不可能的。

日本国内外舆论一致认为该计划不可能的原因是,自1901年第一次获得诺贝尔奖至2001年3月该计划提出以来,日本在100年间共获得9项诺贝尔奖。其中,物理奖3个,文学奖2个,化学奖2个,生理学或医学奖1个,和平奖1个。

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速度飙升。在过去的20年里,共有19人获得诺贝尔奖,他们都是含金量最高的科学奖。

其中,物理学奖8个,化学奖6个,生理学或医学奖5个。

“50年30项诺贝尔奖”。在50年后不到20年的时间里,已经获得了19项诺贝尔奖,平均每年获得一项诺贝尔奖。以这种速度,50年内几乎没有30个诺贝尔奖的悬念。

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仅次于美国获得了诺贝尔奖,居世界第二位。

诺贝尔奖被公认为世界最高奖项,特别是在科学领域。它代表着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成就,并授予那些对人类做出最重大贡献的人。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人数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科学水平。

截至2019年10月10日,美国获得了381项诺贝尔奖,英国132项,德国108项,法国69项,瑞典31项,日本27项。

目前,我国只有涂有友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然而,诺贝尔奖却落在了后面。例如,今年颁发的生理医学奖、物理奖和化学奖都是几十年前的研究。

近年来,中国的科学研究,特别是基础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越来越多的原创性研究领先于世界。将来,我相信我国的科学研究水平会越来越好。

《生物世界》接下来将介绍一些有代表性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塔中耿一、夏村秀、本庶佑和吉野·阿基拉。

1959年8月,田中出生在日本富山。田中出生后不久,他的父母相继去世。田中是由他叔叔抚养大的。

1983年4月,田仲庚毕业于日本东北大学电子专业。在家电企业面试失败后,他被论文导师介绍到日本京都岛津制造研究所下属的中央研究所工作,该研究所是一家专门生产仪器设备的公司。

当时,制药公司担心无法测量药物的分子量。岛津的生产部门指示田中一雄和他的研究团队制造一种可以测量生物聚合物的装置。其原理是电离聚合物并在此基础上进行质量分析。

在1985年2月的一次实验中,由于缺乏专业知识,田仲庚偶然犯了一个错误。在处理被测样品时,他意外地将甘油酯作为丙酮醇与测量材料的金属超细粉末混合。考虑到实验材料非常昂贵且浪费,田仲庚决定将失败的工作放入分析装置中进行测量。为了使甘油酯迅速蒸发,他经常用激光照射样品。几分钟后,奇迹发生了,光谱峰值显示分子电离的实现没有破坏分子量为1300的分子。

Tanaka等人继续沿着甘油酯作为缓冲剂的方向进行研究,最终开发出一种激光质谱仪,可以电离分子量为35,000的蛋白质而不破坏它们,甚至可以测量分子量超过100,000的分子。

2002年,田中健一因发明“软激光解吸电离法”实现电离而不破坏聚合物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当获奖的消息传来时,整个日本都措手不及。从学术界到新闻媒体,他们都不知道田仲庚是谁,因为田仲庚只有学士学位,只是岛津制作学院的普通员工。

突然获得巨大荣誉的田仲庚并没有被名利冲昏头脑,而是把几乎所有的社会活动都推到了一边,专注于研究。

2018年,顶级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发表了一篇题为“阿尔茨海默病的高效血浆淀粉样β生物标志物”的研究论文。这项研究可以通过检测血液中的β淀粉样蛋白提前检测阿尔茨海默病的迹象。田仲庚是本文的作者之一。

夏村秀(1928年8月27日-2018年10月19日)出生于日本古都京都。从长崎医科大学毕业后,夏村秀遇到了科学家平田佑生,并开始研究海洋荧光动物萤。

1956年,夏村路从萤火虫中提取了一种蛋白质,亮度比萤火虫本身高37000倍。由于这一发现,下村不仅被名古屋大学破例授予博士学位并晋升为助理教授,还引起了普林斯顿大学学者弗兰克·约翰逊的浓厚兴趣。1960年,下村应约翰逊的邀请去了美国。

1962年,下村从100,000只小水母中提纯了5毫克发光蛋白。同时,分离出另一种“绿色蛋白质”,它在紫外光照射下发出绿色荧光。夏村和约翰逊发表了一篇论文,宣布绿色蛋白质的发现,这种蛋白质后来被称为“绿色荧光蛋白质”。1979年,下村澄清了绿色荧光蛋白发光部分的化学结构。

1992年,格拉斯·普拉舍(Grass Prasher)成功地从美杜莎多头蚴的dna中分离出绿色荧光蛋白基因,并对其进行复制和测序,为绿色荧光蛋白在异源生物中的表达奠定了重要基础。然而,普拉舍未能获得后续研究基金的支持,遗憾地离开了研究领域。然而,在离开研究领域之前,他给马丁·查尔菲和钱永健注射了质粒。

1993年,钱永健(1952-2016)开始利用随机诱变重组gfp基因,然后筛选出具有优化激发峰和荧光强度的gfp衍生物。钱永健团队先后修饰了增强型绿色荧光蛋白和青色、黄色和红色等荧光蛋白。

1994年,《科学》杂志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发表了马丁.查尔菲的一篇论文。绿色荧光蛋白在网上蠕虫中的成功表达标志着科学家用绿色荧光蛋白追踪活细胞的大门打开了。

线虫表达绿色荧光蛋白的科学报道

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下村修(1928-2018)、马丁·查尔菲(马丁·查尔菲,1947-)和钱永健(钱永健,1952-2016-2016),表彰他们在绿色荧光蛋白的发现、表达和开发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

“绿色荧光蛋白是当代科学和医学中最重要的工具之一。它照亮了微观层面的生活,”诺贝尔委员会在获奖原因中说。

泰苏库·洪霍(本庶佑)于1942年1月27日出生于日本京都。他于1966年获得京都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学位,并于1975年获得医学化学博士学位。

1992年,本庶佑教授的研究小组在《embo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首次报道并克隆了pd-1基因,但pd-1的发现在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

1996年,james allison的研究小组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该论文首次在小鼠实验中证明使用ctla-4抗体可以促进免疫抑制肿瘤的发生和发展。

1999年,陈列平在《自然医学》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报道了b7家族的第三个成员b7-H1。在这项研究中,发现了一种对免疫反应起负调节作用的蛋白质。

2000年,哈佛医学院的本庶佑和戈登·弗里曼(gordon freeman)在《正义运动》杂志上发表论文,证实pd-l1可以与pd-1结合,抑制T细胞增殖和细胞因子分泌,并负向控制淋巴细胞活化。

2003年,陈列平在《癌症研究》杂志上发表论文,首次发现pd-l1阻断抗体结合T细胞再灌注技术被用于治疗约60%的头颈癌小鼠。本研究首次在体内成功证明pd-l1阻断可作为一种新的T细胞免疫治疗方案。

自2014年以来,许多基于pd-1/pd-l1免疫疗法的药物已经上市。pd-1/pd-l1免疫疗法目前正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并引发了肿瘤治疗的一场革命,引领了癌症治疗的变革,给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其目的是充分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抵抗和对抗癌症,通过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杀死癌细胞,具有治疗各种类型肿瘤的潜力,并大大提高患者的整体生存时间。

2018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授予得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学系主任詹姆斯·p·艾利森教授和京都大学塔苏库·洪霍教授,表彰他们对人类肿瘤免疫治疗的贡献。

吉野昭夫1948年1月30日出生于日本大阪。1970年毕业于京都大学石油工程系,1972年获得京都大学工程硕士学位,2005年获得大阪大学工程博士学位。他于1972年加入旭化成集团,自2005年起担任旭化成吉野研究室主任。

1985年,yoshino akira博士使用钴酸锂和聚乙炔生产了第一个可充电的现代锂电池。1991年,索尼和旭化成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推出了第一款商用锂电池。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人类进入了一个充电时代。

锂电池重量轻、可充电、功能强大,已广泛应用于手机、相机、笔记本电脑、电动车等诸多领域。

锂电池的发明创造了一个可充电的世界,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并为无线和无化石燃料的社会奠定了基础。

2019年10月9日,诺贝尔化学奖授予约翰·古德托、斯坦利·惠廷翰和吉野·阿基拉,表彰他们对锂电池开发和发展的杰出贡献。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