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垌心网
垌心网>时事>特色小镇再出发!浙江今天召开大会为此定调

特色小镇再出发!浙江今天召开大会为此定调

2019-11-04 08:53:34 来源:垌心网 浏览:647

作为特色城镇的发祥地,浙江特色城镇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自2015年以来,浙江特色小城镇从无到有,从无到有,种类不断多样化,布局日益合理。目前,浙江省有22个命名镇、110个建制镇和62个耕作镇。

分散的特色城镇在浙江蓬勃发展,犹如燎原之火,激发了全社会创新创业的新活力,点燃了浙江经济转型的新征程。

一组数据可以回答“浙江特色城镇怎么样了?”——2018年,省级特色城镇总产8741.9亿元,20个城镇总产100亿元以上,省级特色城镇税收582.1亿元,11个城镇税收10亿元以上。

五年了。特色城镇的培育和建设还会继续吗?怎么做?更多的人关心这两个问题。26日上午,省重大项目和特殊城镇建设现场推介会在绍兴召开。会上郑重宣布,浙江将全力打造以“构建多主体协调、多元联动的产业发展生态”为主要内容的特色城镇2.0版。

01偏差校正

为什么浙江的特色小镇“特别”?浙江的特色城镇为什么强大?这是一个许多人探索过的话题,并且充满魅力。

政策激励机制、坚持市场导向和严格的规划评估机制是浙江特色小城镇建设和发展的重要“准则”这是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浙江特色小城镇规划建设联席会议办公室执行副主任翁荣剑的回答。

此次会议除了授予第三批省级特色小城镇许可证外,还有一个“传统项目”:公布了上一年度省级特色小城镇创建对象的年度考核结果-

大江东柯桥镇、清远百山祖避暑山庄及氧气镇、平湖九龙山空中体育镇、衢州莲花现代生态循环农业镇、安吉影视镇、丽水微纳镇等六个小城镇被评为淘汰,不再纳入省级特色城镇培育对象。

总结培育浙江特色小城镇的经验,必须坚持创建浙江特色小城镇的内涵,即“严于律己”、“宽于待人”。它强调质量而不是数量、效益和品牌,不强调区域平衡,不强调产业平衡,不创造“终身体系”,坚决采访、警告和淘汰不符合发展要求的浙江特色小城镇。

在过去的两年里,特色城镇建设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热潮。2016年10月和2017年8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分两批将部分行政城镇命名为“民族特色城镇”。2017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公布了96个国家体育休闲城镇。2018年8月,林业和草原局宣布了50个国家森林镇。

从地方政府的小城镇来看,已有20多个省份公布了近1000个省级特色城镇,以及市、县、区政府创建的一些特色城镇和政府创建的、名单外市场实体命名的特色城镇。

到处盛开的特色城镇也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今年4月19日,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在湖州市德清地理信息镇召开了2019年现场经验交流会。本次会议的主题是“坚持标准偏差整改,突出典型引导,促进特色城镇有序发展”。

钟金军也出席了会议。从与会者的发言中,还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纠偏”的味道。

会议发布的官方新闻稿提到,自2016年以来,一些特色城镇的建设出现了一些混乱甚至扭曲。一方面,这个数字太大,概念也不清楚。存在一些滥用这一概念的虚假城镇,缺乏投资者且尚未开工建设的虚拟城镇,以及特色城镇与特色小城镇概念的混淆。另一方面,质量不高,特点不明显。一些有特色的小城镇没有充分的产业示范。产业特征不明显,水平低,技术薄弱,没有集聚效应。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关于建立特色城镇和小城镇高质量发展机制的通知》,调整思路,重质轻量。

文件提到了建设特色城镇的基本原则,其中之一就是“坚持依法办事”,强调特色城镇建设是一个“市场化、自然发展”的过程。

第一颗心

一些特色城镇已经误入歧途,所以有必要回到出发点,问一问,建设特色城镇的初衷是什么?

这个特色小镇起源于浙江。梦镇两岁时,一位知情人曾向钟金星透露过这个特色小镇的起源

那是2014年8月,阿里巴巴即将在纽约上市。时任浙江省省长的李强敏锐地意识到互联网创业日益普及,立即要求余杭区主要领导在杭州市余杭区划出一块土地,聚集互联网创业人才和风险投资机构,打造一个低成本的互联网创业小镇——这是今天的梦想小镇,也是浙江特色小镇的发源地。

可以说,“网络企业家青年+风险投资”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孵化器——梦镇(Dream Town),这是浙江最早的特色镇。

2014年10月26日,中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城镇杭州卓堂的“云人居镇”举行了ariyun开发者大会。李强在访问后表示,有关省级部门和杭州应积极支持“云起镇”的建设,使杭州能够拥有更美丽的特色城镇和更具创新性的漂浮在空中的“彩云”——这也是特色城镇概念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此后,浙江省委、省政府不断推进特色城镇建设,并将其定位为浙江产业创新的重要载体之一。

在2015年浙江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一批特色城镇的规划建设,在全省建设一批以七大产业功能为重点,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城镇。

后来,浙江特色小城镇的建立走上了快车道——

2015年6月,首批37个浙江省特色城镇名单公布。

2016年1月28日,第二批省级特色城镇名单公布。

2017年8月,省政府召开了第三次全省特色小城镇规划建设现场推介会。车军书记和袁家军省长授予第一批省级命名小城镇,并公布了第三批省级创建小城镇和第二批省级培育小城镇名单。

2018年9月,召开了第四次省级特色城镇规划建设用地推进会议,车军书记批示。袁家军省长授予第二批省级命名特色镇,并公布了第四批省级建制镇和第三批省级培育镇名单...

结合特色城镇的发展历程,不难看出特色城镇的诞生与当时浙江的经济环境密切相关。浙江的工业投资在2014年前后持续下降。需要新的方法和措施来促进经济转型和升级。

一方面,浙江工业经济总量的70%是传统产业,亟待升级。另一方面,在新经济时代,必须培育新产业,形成经济转型升级的新动力。只有双管齐下,才能真正促进浙江经济转型升级。

浙江找到的途径之一是培育特色城镇,使特色城镇成为承接传统产业转型、培育新兴产业的全新载体。总之,特色城镇的提出旨在通过有效的产业投资促进浙江的经济转型。

特色城镇的核心是工业,其形式是小城镇——这是浙江创建特色城镇的开端。因此,特色城镇是一个经济概念,应该回归经济属性。它应该回归经济属性。最终目标是聚集高端元素,促进产业转型,提高发展质量。

03迭代

浙江特色小城镇建设已有五年,成绩显著。今年4月在德清帝辛镇举行的2019年全国特色小城镇现场经验交流会向全国推广了“第一轮全国特色小城镇典型经验”,包括浙江德清地理信息镇、杭州梦乡和浙江诸暨织袜镇。

在今天的会议上,袁家军省长命名并授予第三批15个特色城镇。特色城镇的命名标志着特色城镇的建立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进入了一个新的起点,但这并不意味着城镇建设已经结束。

过去五年来,国内外发展环境发生了变化。特色小城镇建设遍布全国后,也出现了一些“异味”和“走调”现象,导致了一些噪音和误解。

例如,有人认为建设特色城镇是一项分阶段的工作,已经进行了五年,有意识形态放松的迹象。一些人对小城镇建设的热情减弱了,因为目前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他们中的一些人害怕困难,因为他们很难评估特殊的城镇。其他人刚刚引进了一个重大的创新工业项目,并相信他们可以建设一个拥有独特和强大工业的小镇...

会议提出,要以更大的努力、更切实的措施、更高的标准、更严格的要求推进特色城镇建设,确保特色城镇工作始终走在前列。信号是显而易见的——特色城镇不是一项分阶段的工作,而是一项长期的战略性工作。

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小城镇都证明了这一点:一个产业的培育和小城镇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努力。

例如,大多数人只知道法国小镇格拉斯(Grasse)以香奈儿5号而闻名,但他们忽略了格拉斯的农民在16世纪就开始种植香料花,17世纪30年代诞生的第一家香料生产公司花了一百多年才探索出该镇产业结构的发展模式。

特色城镇的下一步是什么?在特色城镇的发展浪潮中,我们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解。

会议的前一天,也就是25日下午,全省特色镇的领导齐聚上虞市旅游镇。在为期五年的特色城镇“浙”主题展板上,对小城镇的未来进行了描述,着眼于高质量竞争力的现代化要求,坚持以产业立镇、科技强镇、旅游兴镇、文化传播为主题,加快特色城镇的迭代升级,更加注重产业协同、创新协同、区域协同、治理协同,全力打造以“建设多主体协同、多元联动的产业发展生态”为主要内容的特色城镇

归根结底,特色城镇的核心属性是经济平台。如果这个行业还活着,整个市场也会活着。在贸易战、科技战和金融战的背景下,特色城镇作为高端平台,必须继续关注城镇的特色产业定位。

有人说,浙江特色小城镇成功的关键在于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民营经济根植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人的需求和当地技能密切相关。就此而言,要培育特色产业,特色城镇必须充分发挥人的主体作用。

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另一座山的石头”是日本在六七十年代发起的“乡村建设运动”。这是一场在大城市人才聚集过程中提高小地方竞争力的自助运动。这与建设“特色城镇”有许多相似之处。

“乡村建设运动”强调的一个特殊点是,居民是乡村建设运动的主要参与者。政府不干预行政命令,不指定生产品种,不统一分配资金,但在政策和技术方面支持它们。所有行动都由社区和村庄自己控制,充分发挥地方自治,摆脱依赖。

我们期待越来越多富有灵性和活力的特色城镇在浙江出现。

Copyright 2018-2019 radspain.com 垌心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